首页 ->> 倾听青年 ->> 正文

香港年轻人因何躁动不安

http://www.cyol.net 2016-12-16 17:0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环球网 张志刚

  “香港年轻人到底怎么了”是近来一个热门话题。香港15-29岁的年轻人有近130万,再伸延到39岁就有220多万,给这一庞大群体找出单一心态或者属性,固然不易。

  但如果笼统归纳出一些特质,例如自我、反叛、挑战权威,那又似乎和过去世代的年轻人并无很大差异。再把现今世代的一些新元素,例如互联网、平权、教育普及等加进去,新一代年轻人又有其特质,但香港年轻一代和其他大城市的年轻人,也似乎是相似远大于差异。

  经过20多年的全球化、自由化,全世界贫富趋向两极。年轻一代是后来者,无论是争取工作职位还是资产拥有,都是处于被动吃亏的处境,这已经不只是以前世代中的价值之争,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之争。其他大城市都出现这现象,香港自无例外。

  在香港处境最无奈的年轻人,是住在出租公营房屋的第二代。尤其是接受过大专教育的毕业生,是对未来有较高期望的一群。出租公营房屋不是私产,住户只能享受到租金减免,但却无法享受经济成长带来房产升值。

  香港有超过三成家庭住在出租公营房屋,而香港房产升值速度在全球前列。有楼与无楼,已不只是居住问题,而是资产问题。在公屋成长、没有祖荫的一个大学生,终其一生,平均总收入可能不及一个生于中产家庭、父母亲留下的香港港岛小区一个中型住宅单位的价值。至于那些还没住进公营房屋的家庭,他们花在私营出租房屋上的租金已占去收入的四五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连基本生活质量都很难保证,资产升值更是奢望。

  价值分歧和利益矛盾令全球国家的年轻人都出现躁动不安。年轻人将矛头指向建制,由此构成政治不稳定因素的例子比比皆是,如美国大选特朗普胜出、英国“脱欧”、法国总统连番连任失败等。香港近年出现的所谓自决和“港独”的问题也在其列。

  香港一些人提出的自决甚至独立的要求,显然不是出路。但我们不能消极以对,更不可以“全世界都有问题”为借口对青年人问题视而不见,习以为常。

  从积极方面着手,就是以“一国两制”的独特安排,以中国内地的广大市场腹地和多样化发展,来舒缓甚至解决香港青年人向上流动困难的问题。

  但不幸的是,笔者曾求证于香港不少大企业的人事部门主管,得知本地年轻员工大都不愿意长时间派驻内地或外国。

  这种内向的成因究竟为何,尚没有完整答案,但这确实使得“一国两制”效果未达预期,甚至让部分反建制情绪向中央伸延。再加上复杂的国际形势和政治利益煽动,这个全球躁动之源就演化为“港独”的政治怪物。(作者是香港特区行政会议成员、“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 )

【责任编辑:李伊涵】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