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听青年 ->> 正文

这个小排长凭啥能立一等功

http://www.cyol.net 2016-12-29 09:38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李师荀

  初识赵贺的人,总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他那张长了不少青春痘的娃娃脸,怎么看都“像书生,不像武将”。

  1992年出生的赵贺,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小伙,身高1米76,“最胖时也只有130多斤”。两年前,他从军校毕业,进入武警8624部队,成为了一名排长。“稚嫩”“清瘦”“学生气”,是战友对他的普遍印象。

  但就是这样一名90后,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成功处置暴恐事件20余次,排除爆炸装置100余枚,不仅荣立了一等功,还被评为第十九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素质跟不上 新排长难立足

  赵贺当初选择参军,主要是为了“省钱”。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父母在一家商场里修鞋,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所以高考时,他报考了武警沈阳指挥学院,希望以此减轻家里负担。

  不过,既然当了兵,那就得有将军梦。2014年7月,怀揣一张全优的成绩单,赵贺走出校门进营门,来到武警8624部队任排长。信心满满的他本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完成角色转变,在新单位里烧好“三把火”。谁曾想,战士们根本没把他这个学员排长放在眼里。

  “没我跑得快,没我跳得高,我凭什么服他?”战士韩露告诉记者,赵贺刚下连时,身上的学生味儿太重,不接地气。尤其是他的军事素质,虽然在学校里“拔尖”,但跟整天接受严格训练的基层官兵相比,还差了一大截。

  “军事素质不强,带兵就站不住脚”,这是部队里约定俗成的看法。为此,班长丁大伟在赵贺踏上训练场的头一天,就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为的就是让他端正心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那天,连队组织实弹射击。训练间隙,丁大伟公然向赵贺下“战书”,要和他比一比。一时间,加油声、起哄声不绝于耳。赵贺不甘示弱,爽快“应战”,还拉来连长当裁判。

  卧倒、匍匐、滚进、射击,枪响靶落,赵贺的动作标准利索,一气呵成。但成绩一出来,原本势在必得的他却傻了眼:48∶27。5发子弹,自己居然比丁大伟少了21环。原来,他错把劫持人质靶当成胸环靶给打了。

  “假如是实战,你这一枪,就宣告了整个任务的失败。”面对连长的点评,赵贺既羞愧,又不服。等到大家解散后,他还在端着枪琢磨。众人看在眼里,知道这个新排长将要有所行动。

  果然,在之后的训练中,“又瘦又弱”的赵贺狂追猛赶,一次次累倒,又一次次爬起来。攀登楼前,绳索磨烂了手上的血泡,染红了绳索,赵贺毫不在意,继续攀爬;外出执勤,赵贺第一次拉蹬车梯,不小心砸到脚,皮肉分离,露出了骨头,但他拒绝回连队治疗,一瘸一拐地跟着大家学习勤务,硬是坚持巡逻了十余小时……凭着这股倔劲儿,赵贺的各项课目成绩不断提高,尤其是5公里越野,在全连都是数一数二的。

  “赵贺就是好胜心强,啥都想和别人比一比。”老班长张龙告诉记者,赵贺没事就和老兵比体能、比器械,虽然屡屡战败,但从不放弃。“他肯学,也不爱吭声,整天躲一边自己练,突然有一天,大家发现居然比不过他了。”张龙说。

  打响第一枪 荣立一等功

  从去年夏天开始,武警8624部队政委吴杰就注意到赵贺这个小伙子,毕竟两人是“在战场上认识的”,一起并肩战斗、直面生死。

  “赵贺是90后,他所带的执勤小组都是90后,年龄最小的出生于1997年,去新疆时刚满18岁。”吴杰说,别看这些“娃娃们”年龄不大,本事可不小。尤其是赵贺,在一次反恐实战中“打响第一枪,担负的任务最危险,取得的战果最辉煌”。

  那是2015年初夏的一天,零点刚过,连续执勤12个小时的赵贺刚要带队回撤,对讲机里传来命令,通知其执勤小组前往某地二号小区处置暴恐袭击。

  “突击演习吧?”一名战士不以为然地说,他们每天都会接到类似的命令,这是新疆实战化训练的一部分。

  “快,出发!”赵贺可不这样想,他一边组织大家上车,一边给司机指路,这片任务区道路错综复杂,但没人比他更熟悉。

  仅用1分30秒,赵贺等人就赶到了2公里外的事发地。一下车,大家就被眼前的惨烈景象惊呆了:暴恐分子手持砍刀追砍警察,燃烧瓶雨点般地砸向过路群众,嘶喊声、呼救声、爆炸声混在一起,场面十分混乱。

  从未经历过实战的战士们顾不得害怕,迅速投入战斗。

  “站住,不许动!”围捕过程中,赵贺发现路边绿化带昏暗的树荫下藏了两个人。几名战士闻声包抄过来,用强光手电照向对方。

  韩露当时就站在赵贺旁边,他看见其中一人扬了一下胳膊,似乎是嫌灯光刺眼。但一瞬间,赵贺就开枪了。定睛一看,韩露才发现此人手里拿了一个燃烧瓶,瞄准的正是他们身边一辆车上装的液化气罐。“这肯定是个圈套,他们事先准备好液化罐,就等我们围过去。要不是赵排长果断开枪,在场所有人都可能性命不保。”韩露说。

  26分钟后,战斗告一段落。赵贺等人配合陆续赶来的兄弟单位的官兵,将现场负隅顽抗的暴恐分子成功实施捕歼。之后,各单位一边观察警戒,一边组织救治现场伤员。

  “当时大家都以为仗打完了,谁也没有想到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袭击。”吴杰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惊险,在短短几分钟内,先后有两辆坐满暴恐分子的汽车和一辆满载爆炸物的电动三轮车冲开警戒线,分别从道路两头疾驰而来冲撞现场官兵。当时,吴杰作为带勤首长,正在部署下一步任务,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刺耳的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他一转身,车已经冲到眼前,车上的暴恐分子不断向四周投掷燃烧瓶。

  赵贺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人之一,他迅速下令离车最近的火力打击一组开枪射击,同时与战友迅速展开队形,与暴徒展开殊死战斗。

  “燃烧瓶四处乱飞,砸到盾牌上就直接爆裂。最危险的时候,兄弟单位还与我们形成了火力交叉。我当时完全没意识到,就想着赶紧把车打停。急得赵贺在旁边一直冲我大喊‘趴下、趴下’,我这才感觉到子弹在身边乱飞,打得身后的墙皮‘砰砰’剥落。”韩露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不禁佩服赵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掌控能力。

  “别人慌乱的时候,赵贺没慌,他还能冷静地分析现场形势,作出正确的指挥判断,这就是他的过人之处。”吴杰说,战斗当下,他就觉得“这个小排长,不简单”!

  果不其然,在新疆执勤期间,赵贺带队成功处置了20余次大大小小的暴恐事件、亲自排除百余枚土炸弹、智擒一名重要通缉犯、冲进火场救出了一名维族儿童和一名维族老大爷,实现了从青年学生到反恐尖兵的华丽转变。

  “他的后背,由我来守护”

  今年年初,结束了新疆执勤任务的赵贺回家探亲,他告诉家人自己立了一等功。母亲问他为什么,赵贺敷衍地说:“因为我在部队表现好。”

  不过,事情很快就“露馅”了。7月,赵贺被评为第十九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成了有名的先进典型。他不得不向家人“坦白”了一些立功经过。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母亲听到一半就哭了,她不敢想象,儿子在近两年的军旅生涯中都经历过什么。

  “其实当兵之后,感觉挺亏欠家人的。”采访中谈及此事,赵贺陷入短暂的沉默,面带愧疚。“但是,军人生来为打仗!”他接着说,“当任务来临时,我们必须无所畏惧地冲上前。”

  前不久,赵贺主动找领导,要求带新兵。他觉得,自己的荣誉是连队给的,是属于集体的,而他作为一个载体,必须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激励更多的基层官兵。

  战士胡小峰对此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赵贺排长是个打扫厕所都要比别人搞得干净的人。

  “一天,轮到我打扫厕所,我以为用拖把拖干净就行了。但赵排长检查时,说这么干不行。当时,他就直接趴在地上,用抹布一点一点地擦大便池,连一点水渍都不放过。擦完后,他对我说,这才是部队的标准,学会了吗?照着做!”胡小峰说,“单从这件小事,就能看出赵排长立功具有一种必然性。他是那种会把每件事儿都做到极致的人。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们能并肩作战,他的后背,由我来守护!”

  这种潜移默化的榜样效应正是吴杰希望看到的。

  “现在社会上对90后有一些看法,有人认为他们是自私的一代,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代。”但是,吴杰不这么看,他说:“部队里的90后越来越多,许多还是独生子女。通过赵贺,我们看到,这个群体并不是弱不禁风的,而是有担当的。他们同样能够扎根部队有所作为,在党和国家需要的时候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李伊涵】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