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威播报 ->> 正文

让团干部更像团干部,团员更像团员,团的组织更加充满活力

共青团全面推进从严治团

http://www.cyol.net 2017-01-06 05:33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章正

  前些日子,团浙江省浦江县委书记张坚兵有些忙,他主动找到当地一些学校的校长,“推销”起发展团员的人数调控方案。

  “我们已经按照团中央的要求逐步控制入团比例,争取初中团员人数控制在30%以内,高中控制在60%以内。”他认为,应该把握和体现团的先进性,优先吸收优秀青年入团,真正让学生们觉得入团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2016年,团中央制定印发《关于加强新形势下发展团员和团员管理工作的意见》,提出“坚持标准、控制规模、提高质量、发挥作用”的总要求,入团这件过去看似不难的事,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发展团员要制订年度计划,发展团员实行编号制度,在全团采取逐级分配发展团员名额的方式调控总量,这一年全国发展团员总数控制在了627万以内。

  把住团员入口关是从严治团工作的一个缩影。从严治团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应有之义,是构建共青团四维工作格局的迫切需要,是全面推动深化共青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严管理,让团干部更像“团干部”

  推动每名专职团干部紧密联系100个普通青年的“1+100”工作,是此次共青团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在团中央部署“1+100”工作时,一些基层团干存在认识偏差:团干部在搞活动、开会、调研时都会接触不少青年,为什么还要单独搞“1+100”?

  团中央的回应让人看得“脸红流汗”:“过去,团干部参加活动、调研走访,在不同场合、不同地方都会接触一些青年,但往往都是‘一面之缘’。几年下来,看似接触的青年不少,但真正保持联系的没几个,能交心的更少,联系青年的效果有限。”

  当代青年流动频繁、从业广泛,社会变迁“倒逼”团干部先要拿出实招,团中央要求每一名团干部要灵活地开展联系工作。

  杨宇杰是山西晋能装备产业有限公司的团委书记,去年刚接手团组织工作时,他不知道从哪里干起。“在企业做团的工作并不容易,既要让青年服气也要服务生产,我找年轻人闲聊,加微信建起自己‘朋友圈’。”杨宇杰说,了解到员工想出去多交流,他立马联系上级团组织,推荐年轻人参加山西省“号角杯”青年职业技能大赛。

  联系青年之后干什么?团中央给出参考答案,对于青年成长中的烦恼,团干部帮助他们答疑解惑;对于青年面临的婚恋交友、就业创业、文体娱乐、技能提升、环保公益等方面的需求,要有针对性地开展服务;对于青年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争取党政支持、整合社会资源,给予一定帮助支持。

  截至2016年12月20日,全团共有21万名团干部,其中专职团干部8万名,兼职团干部13万名,共联系1680余万名青年,人均联系青年80名;累计开展线上线下活动156万次,人均开展活动7.4次。

  机关专题开放日和走进基层活动是共青团从严管理团干队伍、改进作风的有效载体。2016年,5400家团组织开展机关专题开放日活动,邀请27.4万名团员青年走进团组织办公场所。团中央书记处同志带头,各级团的领导机关和部分高校、企业团委班子成员纷纷开展了走进青年活动,共计6000余场,参加团员青年超过30万人。

  “工作压力大了,但联系青年有抓手了!”北京的基层团干赵静姝发出感叹。

  团中央组织部负责人表示:“团干部要更像团干部,就要进一步加强对团干部的教育、管理、监督,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坚定理想信念、心系广大青年、提高工作能力、锤炼优良作风’的重要要求,全体团干部必须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加强制度供给,扎紧制度的笼子

  截至目前,全国共有共青团员8746.1万名,共有基层团组织387.3万个。共青团改革的核心是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去除“四个化”现象,着力解决脱离青年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团中央成立专项课题组,研究制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基层组织“三会两制一课”实施细则》。

  “三会两制一课”是什么?是指支部大会、支部委员会、团小组会、团员教育评议制度、团员年度团籍注册制度和团课,这是团的组织生活的基本制度。对团内组织生活的对象、内容、程序、频次等进行规范,这是历史上首个关于“三会两制一课”的规范性文件。

  曾经一段时间,各级都在要求加强和改进“三会两制一课”,但到了基层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怎么实施。“力求做到出台的制度‘踮踮脚能够得到、努努力能完得成’,既有效传导从严治团的压力,又避免由于制度不切实际而可能出现的‘破窗效应’。”这一制度的起草说明中明确指出。

  去年以来,团中央陆续出台了《关于加强新形势下发展团员和团员管理工作的意见》《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基层组织选举规则》《关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费收缴、使用和管理的规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发展团员工作细则》,配套制定了《入团仪式规定》,修订了入团志愿书。

  团中央基层组织建设部负责人表示,《“三会两制一课”实施细则》出台后,全团就可以初步形成涵盖发展团员、团员管理、组织生活、团内选举、团费收缴等主要领域的文件体系。

  2016年,在浙江省湖州市专题调研从严治团工作时,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强调:“要扎紧制度笼子,对标全面从严治党的标准,结合团的工作实践,修订完善团内规章制度,在团内形成尊崇团章、遵守制度的浓厚氛围,教育引导团干部和团员在思想深处树立遵规守纪的意识。”

  创新基层组织载体设置,不拘一格选贤才

  “青年之家”综合服务平台是共青团凝聚青年的重要组织形式和组织载体。近年来,团中央在全国大力推动“青年之家”综合服务平台建设,努力将团的组织网络、工作力量、服务项目有形化、日常化。

  各地结合地方特色积极建设,北京的“青年汇”、内蒙古的“青年爱里”、上海的“青年中心”、广东的“亲青家园”、重庆的“市民学校”,涉及公益服务、文化学习、体育健身、休闲娱乐……覆盖青年方方面面。2016年全团共新建“青年之家”综合服务平台1.98万个,“青年之家”已经发展成共青团的基层“连锁店”。不少青年表示,共青团的存在感更强了,一下子离自己更近了。

  “团干部+社工+青年志愿者”队伍建设和县、乡团干部统筹使用试点,是探索充实基层工作力量的新途径。

  梅淑贞是广州天河区的一名资深社工,平时要是晚上没安排,她就会带着同事参加“夜展”。

  “‘夜展’是香港的说法,就是晚上看看社会上青少年聚集的地方,有没有暴力和吸毒等问题,我们可以及时介入。”她说,久而久之街面上所谓的“不良青少年”与他们熟识,沟通起来也很顺畅。

  据广州青年文化宫副主任王嘉介绍,广州天河区青年地带项目是他们推出的一个项目点,属于广州团组织购买的社会服务。在广州,团干部、社工和志愿者三家“联姻”已经不算新鲜事,团干部不再“单打独斗”,在工作时有了帮手。

  在上海,团组织作为政府购买服务主体,与各类以服务青少年为宗旨的社会组织深化合作,将部分青少年服务类事务通过委托、承包、采购等方式交给社会组织承担。目前,每个街镇在已有的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社工的基础上,另配备1~2名专职团务社工,协助团干部开展工作,人员编制纳入区社工编制或街镇事业编制。

  上海嘉定工业区青少年社工杨帆,对在册的“五类重点青少年”提供标准化服务:在2~3个月内,与每一名青少年至少面谈8次,青少年群体聚在一起小组活动至少6次;25人以上社区活动至少一年9~10场。

  除了请社工和志愿者加入外,还要激发起年轻公务员的活力。浙江省德清县建立了团干部后备人才库的试点,按团委班子职数1︰2的比例择优确定镇(街道)团(工)委书记、副书记培养人选96人,建立“成长档案”,加强跟踪培养,实行动态管理,确保后备力量充足。2016年以来,共有6名镇(街道)、机关部门的优秀年轻干部通过公开选拔担任镇(街道)团(工)委书记。

  据团中央基层组织建设部有关负责人介绍:“未来将开展区域化团建‘回头看’工作,把各领域优秀青年吸纳进团委班子,充实团的工作力量、拓宽联系青年渠道、增强整合资源能力。推动在各领域基层团组织中选配兼职团干部,继续推动基层团组织集中换届。建立乡镇、街道团干部配备情况定期通报制度。”

【责任编辑:黄易清】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