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角色 ->> 正文

最美志愿者| 唐远平的“微笑处方”

http://www.cyol.net 2017-03-16 11:42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广东高校传媒联盟 孔钇雅 中山大学

  导语 广东高校传媒联盟

  2016年3月4日,由省直机关工委、省文明办、省红十字会等单位联合启动了寻找省直单位年度“十大最美志愿者”活动。本次活动经三轮评审后,诞生了年度“十大最美志愿者”。中国青年报广东高校传媒联盟有幸受邀,组织了26位高校学生记者跟踪采访入围候选人,深入挖掘候选人开展志愿服务的感人事迹。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将在此平台为大家呈现“最美志愿者”的极佳风采。

  全文共有2789个字,阅读大概需要5分钟。

  唐远平的“微笑处方”

  孔钇雅 中山大学

  唐远平和他的”小丑医生“团队一直在努力做的,就是让“小丑医生”这样的人文医疗理念深入人心,遍地花开。

  一、“小丑医生”——“关怀医疗”发展的缩影

  医疗技术发展到今天,面临的现实问题仍然是——多数疾病是不可治愈的。“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仍是医学面对疾病的现状。

  医疗是服务行业,但又和美容美发、经营餐饮等有所不同。医学关注的是在病痛中挣扎、最需要精神关怀和治疗的人。医疗技术的效用是有限的,人体的特殊性造就了医疗服务行业不仅需要大量知识技术来支撑,还需要投入更多的人文关怀。谈到医疗的特殊性,唐医生举出了一个通俗易懂的例子:老百姓觉得到餐馆吃顿饭花费1000块是可以接受的。但去医院看病花费1000块,有的人就要去投诉医生。为什么会这样?里面的因素太复杂,但他个人认为其中很重要的,那就是老百姓觉得看病的过程是不开心的。他常说中国的百姓总喜欢花钱“争一口气”,而这口气其实就是开心、舒坦、爽利。而“小丑医生”——一个通过欢笑治疗缓解患者对医院的不适应感和恐惧感,减轻患者痛楚的志愿活动,正是为病患营造“开心”医疗环境而设立。

  在开展志愿活动的过程中,唐医生强调,每个患儿的诉求偶是不一样的。“小丑医生”志愿活动是以病患的需求为指南——哪里需要安抚,哪里有“欢乐”的需求,“小丑医生”就会想办法去满足。儿童是很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害怕”和“抗拒”是他们面对医生、面对治疗最主要的情绪。“小丑医生”志愿团队会根据每个患儿不同的年龄、性格和所处环境去制定活动的方案。比如,1岁左右的儿童,要注意他们“怕生”的心理,不适宜直接冲过去表演,可先采用与周围人互动来促使熟悉,从而慢慢引导他进入“游戏”情景的方式。5、6岁儿童面对活动多是情绪高涨,就可以通过变魔术等更加高阶的娱乐来与他们进行互动。同时, “小丑医生”欢乐的目标不仅仅是患儿,如在神经康复科中,脑瘫儿父母变成主要安抚对象,他们需要鼓励,需要外界带来的勇气去承担患儿疾病带来的重压。

  目前, “小丑医生”仅只是省妇幼建设“关怀医疗”的一小分支,未来还有很多项目正在筹建,比如“玩偶医院”、“无痛治疗“等活动。“小丑医疗”将会作为省妇幼的品牌,引领“关怀医疗”的发展。

  二、“小丑医生”的初衷——为“患”也为“医

  谈及“小丑医生”创建的两条初衷,唐医生解释到:第一条是为医生提供机会去缓解“医患关系”。活动形式的本身为医生群体提供了一个平台去和病人互动,用“游戏”的欢乐形式去拉近“医患距离”,甚至达到某些医疗目的,比如提高病人的依从性等。这个平台不是个人“英雄主义”式地表演,而更加注重群体的参与度,呼吁尽可能多的医护加入。同时,“小丑医生”在改善 “医患关系”的方面兼具创新性和深入性。以往所采用的“社区义诊”“送药下乡”等方式,已有“滥”的趋势,群众欢迎这样的公益,但是从深层来讲,更多是对技术的欢迎,是对医疗水平的认可,而不是真正地去接受“医生”的形象。

  第二条出发点是为让病患正确认识“医生形象”。面对疾病,患者把对“健康”不切实际的期望施加在医生身上,就造成了对其形象的“神化”。患者这种对医生“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负面化形象认知增深了双方的沟通距离,使得医患矛盾日益尖锐。对于患者,不应该拿过高的标准去要求医护,应当理性认知:医护也是普通人,脱下白大褂后,他们也需要吃饭,也有家庭等待供养。“小丑医生”正是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让医护群体以巨大的“反差形象”出现在患者面前,或扮成儿童喜爱的卡通人物,或模仿滑稽的小丑。这样的“放低身姿、撕破脸皮”恰恰建立起了通向“平等”的沟通桥梁。

  三、“小丑医生”的未来——辟出两条新路

  目前 “小丑医生”志愿活动在国内呈井喷式发展,山西、江苏、四川、浙江、云南、贵州、湖南、湖北、广西、山东等省的二十余家医院陆续开展,并建立“中国小丑医生志愿联盟”,相互学习,共同促进,将医护人员的爱心传播出去,让更多的患者和家属受益。

  谈及“小丑医生”发展的未来方向,唐医生表示不仅要将理念传递到全国各地的医院,开展更多的志愿活动,还要开辟出两条新的道路——“小丑医生”公益社会化以及走进医学院校。

  他希望“小丑医生” 能够慢慢转变为真正的社会性质公益,而不只是“医护”群体的参与,更多有爱心的社会人士能够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唐医生回忆到,之前也有部分社会志愿者的参与,但在实施的过程中发现其部分具有商业目的,比如推销商业产品等,与“小丑医生”团队所秉持的公益理念——“从心而来、真心实意”截然相反。

  目前,省妇幼已有医务志愿者325人,根据志愿者所在院区和科室形成“小丑医生”志愿服务小组21个。设立了“小丑医生”活动日,定时、定期、定点开展活动。服务内容也不断扩展,活动范围由门诊互动扩展到病房陪伴,活动内容由疾病治疗扩大到预防保健,服务对象由儿童扩展到成人,活动地点由院内扩展院外。活动的大规模扩展,已不仅是院内“医护”参与人数所够满足,他们真诚而迫切地希望唤起更多有爱心的社会力量加入,来更广更快地传递“小丑医生”的理念。

  “走进医学院校”也将是“小丑医生”团队的下一站目标。国内目前医学教育现状中,“医德教育”和“人文医学”普遍不足,甚或缺失。所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对于许多刚跨入行业的年轻医生来说,“塑造怎样的’医生形象’”是个非常迷茫的问题。而“医德”和“人文医学”这些看似“玄虚”的教育版块,确实缺乏实际实施的评定标准,不能准确地评定谁人能够作为教育的标杆。同样,“小丑医生”的公益活动远远不够能系统地教育年轻医生“何为好的医生形象”,但是可以用行动一点一滴去感染。唐医生说:“我们不求去教人家,但我做给你看,人的心是软的,你看到就会有所触动。‘小丑医生’的理念是入进来就不容易出去的,倒不是鼓吹得多么伟大,而是因为发自内里的正能量会在心里扎根。”很多参与过几次“小丑医生”公益活动的医生反应,他们获得的最直接收益就是:活动后会更加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自己沟通的态度。甚至病人无理取闹的时候,也会克制情绪,尽量不和病人去吵,选择变换沟通的方式解决问题。

  “我们最想进入大学。”唐医生说。在医学生没有踏入医学这个职业范围之前,能够先去接触“小丑医生”的理念,等到迈入工作,先前的陶冶会使得他们更快适应身份角色。唐医生这样评价“小丑医生”走入校园的意义:早期的熏陶会使得医学生在心理设立一个高地,设定了一个道德高点,这块高地会令他们真正进入医疗工作后对很多事情不抗拒,也会有所顾忌。对一些正面的事情更愿意去做。

  上善若水,大爱无疆。“小丑医生”志愿活动对于国内“人文医疗”的影响是正在发酵且不可估量的。但唐医生最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这个项目微不足道,我们这个项目也没干什么实在事,既没帮病人看病,也没有办法解决经济负担,“欢乐”是小事,但有时候也是面对疾病走下去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希望一点一滴,去影响生命,去影响周围。”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