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速递 ->> 正文

在儿科实习 有温度有温情

http://www.cyol.net 2017-08-03 09:08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容声

    医院各科室的轮转实习进入尾声,最后我来到儿科。从医学生职业选择的角度来看,儿科依然是冷门,但在实习期间,我感受到儿科特有的温度与温情,足以包裹我,让我放心地往前走。

    儿科是一个特别的科室,儿科的诊断相比成人而言难度大很多。尚未能开口说话表达身体不适的婴儿、幼童自不用提,年龄稍微大些的孩子自进了医院、面对陌生的环境和可怕的“白大褂”,大多也会变得不善言辞,不愿和医生进行交流。所以医生需要向家长询问患儿病史,即便家长留心观察、讲述清晰,医生得到的也只能算是第二手资料。体格检查作为重要的手段,时常由于患儿哭闹很难完全配合,更需要细心的儿科医生从患儿的各种表现中观察一二。但我认为这也是儿科的魅力所在,它意味着更多挑战,需要医生具备更专业的素养、更丰富的经验。

    儿科医生也具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这一点一直暗暗地吸引着我。实习期间,我接触了许多儿科医生,我发现他们和幼教工作者具备相同的个性特质,都有着特别的亲和力,对患儿的几下抚摸或是几句带着笑意的夸奖,就可以使孩子变得安静而配合。这种气质与临床工作交融在一起,推进治疗,同时又体现在日常同事、师生的交往之中,我时常感受到的是鼓励、包容和耐心。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意味着需要不断修为,为善、为诚、为真。

    在儿科实习的日子里,我对疾病与家庭的关系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许多人可能一听到儿科就会联想起新生儿。新生儿指的是出生28天以内的宝宝,柔弱的他们最能激起人类原始的保护欲。我也分外关注新生儿,既为患儿恢复健康感到欣喜,也为先天有缺陷的宝宝感到万分遗憾。事实上,新生儿中出现各种先天畸形或先天疾病是十分常见的,而有一定比例的父母在孩子出生之后就要直面“是否要尽力救治孩子”的问题。刚出生的宝宝得了严重的疾病,或是后续治疗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但却不一定能保证疗效,有的则是治疗的结果不太理想,导致孩子未来的一生都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那么,要不要尽全力救治?

    某天在小儿外科,我正跟着一位主治医师进行早查房,突然护士赶来,原来,之前怀疑是胆道闭锁的患儿按计划要送去手术室了,但父母仍然未作好决定。胆道闭锁是一种常见的小儿外科疾病,指的是新生儿的胆道系统异常导致胆汁无法正常排泄而淤积在肝脏中,最终导致肝硬化。患儿主要表现为出生后黄疸不退、排出陶土色样便。如果不进行手术治疗,患儿的生存机会十分渺茫。一般而言,手术过程中首先需要对胆道进行探查确诊是否为胆道闭锁,再进行后续操作,术后完全恢复的机会大概在1/3到1/2之间。主治医师听说情况以后暂停查房,直赴病床旁与患儿父母沟通。

    这对年轻父母当时悲痛的神情我现在都还记得。这个问题就这样放在他们面前——假如探查以后确诊为胆道闭锁,手术是否继续?父母担心假如术后孩子没能完全恢复,需要继续治疗,甚至要进行肝移植,他们不忍心看到刚出生的宝宝如此受罪。主治医师解释道:“受罪肯定会有,父母肯定也会很辛苦。但是这个手术是救命的,不做孩子肯定没有希望。有1/3的孩子在手术后完全恢复,检查指标可能有异常,但正常生活完全不受影响。对我们医生来说这个概率是1/3到1/2,但对一个孩子来说,就是救命。”

    听了大夫的话,母亲抱着皮肤发黄脸色发黑的宝宝,斜靠在丈夫肩膀上,脸埋在丈夫的胸膛,开始抽泣;而身高一米八、看着十分壮实的父亲也没能忍住眼泪,脸上多日未打理的胡碴更是让他显得疲惫。在医院轮转实习一年半,我已见过各种场面,但碰见如此场景我也感觉鼻子一酸,不忍再看他们一眼。主治医师见此,安慰他们说:“不着急,现在离孩子送去手术室做探查还有一段时间,你们再考虑考虑。”老师的神态看上去似乎是波澜不惊,言毕快步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护士赶来说:“做。”我不自觉地舒了一口气。我并不知道这对父母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里究竟考虑了什么,我也不敢假想如果是自己又将如何选择,但那一刻,人的命运就这样赤裸裸地展现在我面前。

    许多疾病,大多数人平常只是了解它们的发病率,但发病率只是一个数字,当疾病降临到某人、某个家庭时,就是全部。疾病所具有的这种影响力在儿科中更为特殊,一方面是孩子尚未有自主选择权,所有决定权都在父母;另一方面患儿出生不久,在道德情感上父母也更有选择的空间。

    某次聊天中,一位儿科医生提到一位选择放弃治疗的家长,我记得有人用“杀伐决断”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多么可怕却又多么贴切的形容。选择放弃需要巨大的勇气,而决不放弃则需要更大的勇气,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世间每一位爱孩子的父母都值得尊敬。

【责任编辑:张曼玉】
你可能还喜欢看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