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到首页 ->> 正文

“常态化下沉基层”制度已成为共青团工作新模式

首轮“下沉基层”完成 96.2%机关团干参与 覆盖1/3国家级贫困县

http://www.cyol.net 2017-08-22 12:3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章正

    今年3月,来自团中央的黄英锋一来到贵州惠水县“下沉”,团惠水县委就“毫不客气”地给他派活——2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由他来联系。作为团中央青年志愿者行动指导中心副主任,“下沉”结束后他拿出成绩单,办了3件半事:设立了100万元的惠水青年工作基金;办了一场县志愿者服务项目大赛;实现“一学一做”教育活动广覆盖。

    半件事是什么?其间,他大胆地提出想法:成立惠水县青少年服务中心,由团县委管理,配备两名工作人员。县主要领导同意了,觉得是一件好事,并主动提议增配至7名左右事业编制。“后续工作要按规定走程序,我会进一步关注并推动这项工作。”黄英锋说。

    “下沉”已经成为团干部的一项日常工作。2015年9月,团中央机关和各省(区、市)团委机关建立了“常态化下沉基层”工作制度(以下简称“下沉基层”),安排全体机关分批次深入基层联系青年。截至目前,团中央机关和各省(区、市)团委机关已经连续两年共选派四批干部到县区团委工作,顺利完成了首轮“下沉基层”工作任务。

    新机制:团干部混编到基层寻找改革“密码”

    团中央学校部的柏贞尧“下沉”到南昌市中心的东湖区。“我刚到这里时,书记车丽娟上任不久,手下只有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可谓‘光杆司令’。”他揶揄道,不过很快发现,当地团组织工作仍然是传统“行政化”的模式,由于工作力量薄弱,乡镇一级缺乏专职团干部,致使很多文件、通知都难以落地。

    他与车丽娟一起,整合当地资源,工作很快打开了局面:引入了1名专职团干部、选聘了挂职副书记和挂职书记助理各1名,聘任了东湖区少先队总辅导员、副总辅导员、区属学校辅导员等一批兼职团干部,并下文明确了待遇。

    全团把实行“常态化下沉基层”作为贯彻落实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精神、推动共青团深化改革的标志性、探索性举措之一。2015年9月至今,团中央和团省(区、市)委机关分四批共选派了专职干部1391名“下沉基层”,占到机关干部数(除内部管理岗)的96.2%;其中,局处级干部769名,占55.3%。“下沉基层”共覆盖县(区、市、旗)团委509个,其中有50.5%为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及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覆盖了1/3的国家级贫困县。

    团干部“下沉”关键是“沉下心”。团中央编发了《“常态化下沉基层”工作手册》,对“下沉”工作的主要任务进行细化规定,提出了为当地团组织做一本联系团员青年的明白账、在实际工作中树一批好典型、在“两新”组织中建一批团组织、在网络工作中做一些新尝试、在基层青年中交一批好朋友、为当地青年办一些实在事等量化目标。

    团四川省委提出了“五员”的要求,引导“下沉干部”努力当好学员、观察员、研究员、服务员、宣传员,全方位、全身心投入基层工作。团吉林省委作出了“三问”的规定,要求“下沉”干部每月向当地党委问一次意见,每周向基层问一次困难,每天向青年问一次需求,在具体工作方法上提供了指导。

    “下沉”工作并不是“下基层”看看这么简单,而是统一采用“工作组”形式。派驻同一地市不同县区的干部组成小组,每组3~4人,团中央、团省(区、市)委干部混编,“统分结合”地推进工作。例如,重庆充分发挥各“下沉工作组”的“神经末梢”作用,交办若干群团改革专项任务的前期调研、中期实施和后期评估工作,使“下沉干部”既成为改革精神宣讲者、改革意见收集者,又成为改革工作推动者、改革任务督导者。

    参加完“下沉基层”工作后,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的关锐介绍,自己走访了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下辖的13个街道、3个镇、公检法司民政等委办局以及麒麟区周边的宣威、富源、沾益、会泽等区县,以田野调查的工作方法,找准角色,主动融入。

    团中央设计开发了“基层足迹”管理系统,要求“下沉干部”每日填写工作日志、随时登记联系青年、定期上传工作报告。“下沉基层”实施以来,“下沉干部”共记录工作日志8.6万篇,撰写调研报告1394篇,真实记录了下沉基层工作点滴,也为研究推动工作积累了第一手资料。

    新动力:改革要形成精细的“闭环”方可持续

    团中央社会联络部的石宁辉于2016年3月至7月被选派为第二批“常态化下沉基层”干部,赴四川乐山犍为县开展团的工作。

    作为青年干部,他注意到婚恋是年轻人比较困惑的领域之一,他邀请央视《乡约》栏目走进犍为。他们深入剖析了200余名单身青年,并最终选定了一男三女参与节目录制。别小看这个活动,在全县引起轰动,结束后他还做过随机调查,发现人们对团委的认知水平显著提升。

    一段时间来,“常态化下沉基层”工作与“到基层向服务对象报到”“青年之声”平台建设等改革措施一道,共同构建了团的领导机关新的工作运行模式。改变正在发生,有人评价:机关日常工作中的“公文旅行”少了,务实举措多了;自上而下的思维少了,设身处地的意识多了;官话套话少了,“青言青语”多了……

    实实在在联系青年,切切实实影响青年,虚功实做。天津南开区“下沉工作组”,先后召开宣讲会52场,覆盖1100多人次,收集基层团干部和团员青年的改革意见、建议百余条。赴河北保定“下沉工作组”充分利用基层调研的契机,在田间、食堂、车间等地进行宣讲,先后开展宣讲70余次,覆盖各领域青年520余人次。

    团中央少年部的韩攀在山西省平定县“下沉”期间开展“驻校蹲班”活动。选取平定二中做联系学校,联系青年教师29名、普通学生53名、学生干部21名、班级1个。

    “下沉”工作使机关干部摆脱文山会海、走出高楼大院,在面对面的群众工作中接受锻炼,强化了机关干部的群众意识和群众观点,促进了机关干部健康成长。赴黑龙江牡丹江“下沉工作组”依托“青年之声”平台,在青年中建立两个微信群、3个QQ群,覆盖10个行业的400余名普通青年。赴江苏徐州“下沉工作组”成员走访了各自所在县区的全部50余个镇街团组织。

    有人担心,团干部“下沉”会不会给基层带来负担?团浙江省委明确团干部“每人每月住宿费最高不超过3750元、凭房租或住宿发票实报实销”“每人每月伙食费补助450元、随工资发放”“每人生活用品补助不超过1000元、凭发票实报实销”等具体细则,确保“下沉干部”无忧下沉。

    “下沉基层”离不开精细的制度设计。团中央、各团省(区、市)委按照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不给基层增加经济负担的原则,划拨了专项经费,制定了相关经费保障方案,改善了“下沉干部”吃住行等条件。各承接地团组织精心安排、密切配合,为“下沉干部”有效履行职责给予大力支持。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下沉”的团中央办公厅的张毅说:“传统的行政化建团模式,传统的组织动员青年的方式,传统的空间聚集方式和行政化组织体系中的聚集方式等受到了严峻挑战。面对这些新变化、新情况,要求我们必须勇于创新,积极寻求应对路径,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因此,团干部“下沉”机制一定要形成一个可持续的闭环。一方面,“下沉干部”发挥自身优势,指导支持基层探索创新,有力促进了当地工作。另一方面,“下沉干部”畅通了机关与基层的联系渠道,积极把一线情况、基层探索应用于机关工作谋划,服务全团决策。在团中央制订改革方案的过程中,各地“下沉”干部向当地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建议600余条,使更多的基层声音在改革文件中得以体现。

    赴河南漯河“下沉工作组”,以乡镇“民情超市”为阵地,积极推动金融知识进农村等“青年之声”线下活动,为农村青年送政策、送点子、送贷款,深受创业青年欢迎。赴山东德州“下沉工作组”,整合近千万元资金,建立“京南创客空间”,鼓励青年参与创新创业。

    “干实事”是确保可持续性的重要指标之一。团广东省委副书记梁均达2015年9月至12月,在广州市白云区“下沉”。他结合区情实际,开展了系列特色工作,仅参与的“白云志愿岛”一项服务就涵盖低保低收入3000多人,残疾人767人,孤寡老人32人,独居老人68人。

    新生态:改革重塑共青团组织系统

    团中央青年发展部的王天时在青海土族自治县“下沉”。他发现农村与城市的年轻人截然不同,城市青年第一身份可能是大学生、工人、白领,但是同时他们还是时尚博主、自媒体人、网游公会领袖,他们大量的组织行为以第二、第三身份开展。

    王天时感慨,通过传统的组织动员方式虽然也可能与他们取得联系,但是这种联系是被动的和脆弱的,社会结构深层次的改变对于共青团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因此工作方法必须要改变。

    从青年中来,到青年中去,这是任何时期共青团工作的基本方法,如何激活工作方法?“下去”是做好共青团改革工作的第一推动力。

    有一位团干部直言,以前坐在办公室通过文件、材料、方案等研究团的改革,对如何解决问题缺少直观感受,想不好点子、理不出思路。“下沉”基层之后,亲眼目睹了基层团干部的努力和探索,亲身感受到青年群众智慧力量迸发涌流的巨大成效,为推动共青团改革增添了强大动力。

    从表面上看,这是共青团工作方法的转变,实际上通过这样的方式,适应社会转型,重塑了共青团组织的形态。“下沉工作”的出发点不是简单地把机关干部派下去,而是要以“人的下沉”为牵引,带动整个机关工作重心和工作资源向下沉,形成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

    “我在北京做过三年半的企业共青团工作,习惯了与大企业打交道。”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的关锐2016年在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下沉”,曾走访了各类种养殖户,“农民挣点钱太不容易,风吹日晒靠天吃饭,辛辛苦苦一整年,净利润也就几万块钱。在发放补贴款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糊弄,要把补贴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上”。

    团江苏省委青农部的李季红发现,丹徒作为一个涉农区,没有农村创业者自己的组织。她就对辖区内的企业进行摸排,确定了青年大学生创业综合演习基地的选址。她向江苏省农委争取,得到50万元的配套资金,为当地青年常态化的交流、展示搭建了一个实体平台。

    “下沉工作”的落点在基层、发力靠全团。从表面上看,“下沉”的具体任务虽然只涉及派出机关和承接地团组织,但全团各个层级都肩负着重要责任,承担着改革任务,必须共同参与、综合用力、协调行动,共同构建适应“下沉工作”要求的总体生态系统。

    “下沉基层”虽然刚刚实施两年,但已经在实践中展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和广阔的发展前景。实践证明,真正地深入基层联系服务青年,既是改革的成果,更是改革的起点,改革的动力源于基层、在于青年群众。

    当然,其中有几对关系不能回避:对团的领导机关来讲,需要妥善处理好机关人员减少和工作任务繁重之间的关系,探索运用项目化等新方式做好工作;对承接地团组织来讲,需要及时调整原有工作格局和推进方式,重新谋划设计能充分发挥“下沉干部”作用的工作模式;要促进“下沉工作”与“青年之声”、团干部直接联系青年等全团重点工作的全面融合,使“下沉工作”有机嵌入团的整体工作格局中,实现制度化、长效化发展。

    “下沉基层”首轮已经完成,共青团将继续从严从实推动第二轮“下沉基层”工作,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地扎实做好直接联系服务青年工作。

    “下沉基层”,改变已经开始,改变还未结束。

【责任编辑:张曼玉】
你可能还喜欢看
更多图片更多>>